淮北人论坛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疫情会否影响伊朗援助叙利亚

疫情会否影响伊朗援助叙利亚 作者 / 张一山

  漫长的叙利亚战争早已“国际化”,被欧美、逊尼派国家和国内反对派围攻的巴沙尔·阿萨德政权能扭转战局,和外国强援密不可分,其中伊朗贡献非常大。以色列东地中海哈得逊学院报告指出,相比俄罗斯出兵援叙,伊朗援叙时间之长,力度之大却鲜为人知。不过,这条“输血管”正受到意外威胁,那就是新冠肺炎疫情,伊朗等中东国家纷纷投入更多资源展开防控,还有多少余力支援盟友,值得观察。

  “德黑兰信用卡”

  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,西方和海湾逊尼派国家出钱出枪,支持反对派推翻合法的阿萨德政权,危局之下,伊朗应叙政府请求提供援助。除了开辟空中走廊,投送军需物资和反恐顾问外,还以“信贷额度”的方式提供长期而稳定的资金援助。2013年1月,伊朗向叙利亚提供10亿美元的授信,5个月后,授信提高到36亿美元,英国BBC称为“德黑兰信用卡”。法国《回声报》估算,2012-2018年,伊朗为叙利亚提供210亿美元援助,其中授信额度约46亿美元。

  客观上,伊叙不存在密切的经贸关系,正常年份里,双边贸易额仅7亿美元,尚不及伊朗与“战乱之国”阿富汗的贸易额的一半。但考虑到叙利亚重要的地缘政治地位,伊朗“自掏腰包”是可以理解的。当然,伊朗“雪中送炭”是在自身遭受西方制裁之际勒紧裤带完成的,其持久性始终受到外界质疑。

  “油路争夺战”

  比起单纯的资金支持,伊朗的石油供应对叙利亚更重要。2013-2018年,伊朗月均向叙利亚输送200万桶石油,支付方式都是宽松的延期付款。对2012年起便被反对派和极端组织夺走国内油田的叙利亚政府而言,这是维系国计民生的“救命稻草”。美国中央情报局评估过,若换算成相同购买力的美元,战前叙利亚油价是90美分/升,可到了激战中的2018年,该国油价竟降到41美分/升的水平,比邻国黎巴嫩还低,正是伊朗石油保证了叙利亚的能源,不仅让平叛大军四处征伐,也让叙利亚有名的巴尼亚斯、霍姆斯炼油厂正常开工。

  正是发现伊朗石油对叙利亚战局的重大影响,美国及其盟友千方百计予以切断。美国和以色列情报机构发现,伊朗除通过苏伊士运河甚至直布罗陀海峡船运原油外,更多时候是经伊拉克陆路运进叙利亚,而盖姆-阿布卡马尔口岸至关重要。2014-2017年,极端组织“伊斯兰国”占领伊叙交界地带,而伊朗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军与伊拉克民兵则锲而不舍地实施反攻,终于在2017年11月恢复口岸交通,那里迅速铺设水泥马路,方便大型油罐车过境。美国对此的反应是借口“防范极端组织卷土重来”,在阿布卡马尔附近的坦夫设置基地,并默许以色列战机经此轰炸阿布卡马尔和盖姆口岸。作为报复,2018年10月,伊朗革命卫队投入“霹雳-2”无人机和巡航导弹,打击阿布卡马尔附近的亲美武装,警告敌人别太过分。2019年9月底,阿布卡马尔-盖姆海关正式恢复开放,而两侧过境点的防务均由亲伊朗的什叶派民兵负责,进一步保证了伊叙陆上生命线的安全。

  “力量收缩”几无悬念

  然而,伊朗终究是个发展中国家,2015年俄罗斯出兵后,伊朗承受的压力明显减轻,国内也开始出现“减少国际义务”的呼声。2018年底,伊朗暂时冻结授信额度并减少石油供应,叙利亚政府很快遇到了经济危机。2019年4月,叙利亚政府宣布在已解放的地区每天开采2.4万桶原油,可消耗却达到13.6万桶,导致大马士革等地竟出现以畜力驴车作为运输工具的场景。更棘手的是,随着美国加重制裁力度,伊朗出口创汇的“除了石油,就剩下地毯、开心果和藏红花等农产品了,这个国家几乎造不出世界市场所需的任何东西”,这种“易被遏制”的出口能力无形中恶化了伊朗本身的“造血能力”。

  俄罗斯“连塔网”分析,面对国内出现的新冠肺炎疫情,伊朗力量收缩几乎没有悬念。虽然疫情暂时不会对伊朗经济造成明显打击,但考虑到该国已采取隔离防控措施,同时紧急对外采购医用物资,经济资源势必进一步满足国内需求。这种情况下,伊朗可能短期内无法再向叙利亚提供足够的援助,而叙利亚内战各方力量对比是否因此发生改变,确实值得密切观察。

  白孟宸 【编辑:田博群】
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